乐土故人

放不下过去,憧憬着未来

归雁【桃樱】

桃樱是大家的,OOC是我的,私设如山
短篇,一发完,是混着稀糖水的刀
下面正文祝小天使们食用愉快(桃花花:愉快不了)

桃花妖又躺在了庭院的樱花树下,已经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但是樱花树没有一朵花盛开,就连一片绿叶都没有。
桃花妖的手抚上树干,被阳光照得暖洋洋的。“樱花……”她的嘴里喃喃了一句,随即闭上眼,不知道是她背对着光,还是眼前被樱花树遮挡,再次睁眼的时候,她的眼睛没有神采,就像一棵没有灵气的树,就连迎着阳光都忘了。
八百比丘尼又去到她身边,不过这次她没有再安慰些什么,只是抚摸了桃花妖的背,“睡吧……孩子。”她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冷静,桃花妖眼里面不禁充满了温热的液体。
一切好像都没改变,只是你离开了我。
八百比丘尼的手感受到了桃花妖的身体有点抽动,她没有再去看,也没有再去抚摸她的背。
桃花妖咬紧了下唇,晴明的庭院灵气仍然强盛,但是却不见最高大的樱花树长出嫩叶,长久不谢的樱花也不见了。
晴明身子不如当年的好,石案上就不再见有他研墨写字的样子了,卷轴已经被纸人带去房间里面放着,毛笔也被挂在书房最显眼的地方,等待着自己的主人再提一次笔,写一卷书。
桃花妖大概已经累了,手无力的摔在樱花树的根上,沉沉的睡去。
八百比丘尼是不愿见桃花妖这样的,她曾经赞叹过桃花妖的眼睛,漂亮的桃红色眼睛,阳光映入时照得眼睛闪闪发光,就像红色的宝石。
而现在,这双眼睛成了一潭死水,桃红像混进了墨汁,变成苍老的暗红。
寮里的大门被推开,神乐带着莹草她们回了来。
“桃花还是这样吗?”神乐轻声问八百比丘尼。
“樱花妖魂魄飞去之后就一直这样……”八百比丘尼无奈地说道。
神乐叹了口气,三年前黑晴明一战轰动整个平安京。

黑晴明掌握禁术迷惑络新妇,雪女重伤,被再度催眠。
神乐有些艰难地用伞支起自己的身体,“再坚持一会!很快就是桃花的回合了!”她向式神们喊了一句,嘴角的血表示这场大战的残忍。
“络新妇,他们才是你的敌人。你愿意孝忠于我吗。”
“当然啦,黑晴明大人。”络新妇被迷了心窍,这场战斗中,她没有受特别重的伤。
对方手下留情了。
桃花妖也好不到哪里去,手臂露出的部分被割了好几刀。
“那么你去把桃花妖杀了吧。”
桃花妖生命强盛,但是还是经不住对方的轮番攻击,现在有些昏昏欲睡。
络新妇杀过来,正对桃花妖,桃花妖刚举起手,我要死了?樱花怎么办?
没想完事情,漂亮的鲜血就狠狠的打到她伸出的手上。
而桃花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樱花妖说的:“桃花!小心!”
俗套。
“樱花?”桃花小声说了一句。樱花就重重地摔在了桃花的臂弯里面。
后知后觉的桃花妖睁大眼睛,理智被投入汪洋,幻灭不见。
“桃花!冷静一点啊!”神乐大概是想到了什么,迅速地说。
既然鬼火不足以让你复活,那就让我将杀害你的人亲手解决。桃花妖丢出一个花舞,络新妇受了不小的伤,樱花妖化成一层薄雾而飞去。
最后是神乐以疾风之力让莹草治疗后经过漫长的打斗才获胜的。
桃花妖其实也在这场战斗中死亡,只不过式神本身就不老不死,而樱花妖,很不巧,在她战斗前,式神契约失败了。
一日之间,晴明庭院内樱花悉数凋零,平安京内不见樱花盛开。
鬼使兄弟收集了樱花妖最后一点灵气,洒在平安京的樱花下,让樱花重新生长,重新成妖。
鬼使白走前留了一支樱花妖的灵气给桃花妖,让她保留,如果她愿意,可以让庭院的樱花树重生,但却不能再见从前的樱花妖。
即使重生了也不会是从前的樱花妖了,桃花妖还是有些私心,留住了那灵气。
桃花妖身子开始衰弱了,八百比丘尼抱着她进了房间,开着窗,让阳光照到桃花妖的身上。

“再这样就留不长她了。”八百比丘尼举着一杯旧时酿的樱花酒,对着晴明说。
晴明显然是因为那一战留下的事情所担心才辗转间面容苍老了很多。
“送她回樱林吧,”晴明做出了决定,毕竟那是她和樱花妖相识的地方,“再让她把那支灵气带回去。”
“那庭院里面的那株樱花树……”八百比丘尼饮进樱花酒后有些犹豫地说。
“没关系,再说吧,这也不是樱花妖的真身啊。”
八百比丘尼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之后向晴明告辞。
八百比丘尼和晴明办事速度很快,晴明立即解除了桃花妖的式神契约,神乐带着桃花妖和樱花妖所剩的一点灵气回到樱林。
“樱花……我们回家了哦……”桃花妖手里面紧握着樱花妖的灵气,神乐拍了拍桃花妖的肩,有点不舍地说“桃花,要好好活下去啊……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们的。”
不舍是真,祝福更是真的。
桃花妖难得在这几年露出笑容,“谢谢你们。”

在樱林,散落着民居,从前樱花妖总喜欢在桃花妖的庭院中跳上一支舞。今日的月亮特别的圆,好像桃花妖第一次见樱花妖那日一般。
那天,樱花妖的脚上有漂亮的铃铛,穿着最初的衣服,天上的月亮映在水里面,樱花妖灵活的舞步踏碎了月光,她的舞蹈并不妖艳,赤足跳舞的她微微甩起一滴水珠,在浅浅的坑洼中激起朵朵涟漪,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在发现 了桃花妖之后一步步向她走来,漂亮的脸庞上画着不浓的妆,额上一点红,漂亮的口红没有涂满嘴唇,至少嘴唇的边缘是没有的,风轻轻吹过,樱花落下,她的头发飘了起来。小坑洼中重新映出了明月,皎洁白亮,她把手伸出来,“你好啊,我是樱花妖。”
桃花妖有点懵地看她,跟自己一样的桃红眼眸,自己的眼睛像是红宝石的话,那么面前这位,一定是汪洋了,让自己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桃……桃花妖。”
桃花妖和樱花妖的对视也非常有趣,就好像汪洋里有宝石,宝石里映着大海。
桃花妖没有跟樱花妖说过任何情话,樱花妖也没有,因为她们心里深深地明白彼此心里有对方。
爱,不用溢于言表。
再过多少年,年轻的樱花妖再问起桃花妖,她又会说起多少年前的前辈的舞姿,是多么的动人。

八百比丘尼曾经来看过桃花妖,她比从前精神了一些,当问起她怎么振作起来的时候,她拿起了装着樱花妖灵气的瓶子,八百比丘尼问她怎么了时,她说:
“神乐在你们把我抱到床上时不小心弄到这个瓶子,之前我不敢动它,想不到鬼使白送了一个礼物给我,樱花残存的灵魂和意识进了我的梦。”
“然后呢?”
“她说了三句话。”

“桃花,不要为我伤心,一定要活下去。”
“桃花,一定要快乐。”
“桃花,我爱你。”
这个骗子,说好的不说情话,倒是抢在我之前说了。
八百比丘尼笑了笑,看着少了一半的灵气,又再次想到了姑获鸟房间的种子。
END

小剧场:
桃花妖:“诶,樱花樱花。”桃花妖顽皮地摇晃了一下樱花妖。“怎么啦。”
“以前我好像没见过你。”
“啊?!”樱花妖有点慌张的答了起来。“这么多樱花妖你怎么能记得住呢。”
“我记得住的啊。再说我从来没见过有你这样跳得那么好的妖怪呢。”
“好吧,其实我是一个庭院里面的樱树啦。那里的生活有点无聊,我就自己跑出来玩啦。”
“所以你就认识了我吗。”桃花妖吃着可爱的糕点,有点狡猾的说了一句。
“对啊,遇见桃花真是太好了呢。”

作者的废话:
樱花妖的真身是晴明庭院的樱树,那半支灵气是桃花妖自己放出来的,然后得了一棵樱树的种子,放在了爱好孩子的姑姑那里。晴明说樱花妖的真身不是自己庭院里面的那颗樱树是因为他为了让桃花妖好好修养,又怕桃花听见不肯回樱林所说的谎话。
不管怎么样,都非常感谢小天使们能看到这里【鞠躬】我文笔不太好所以可能表达什么都不是很清楚。

【灯雪】残忍的生命和长久的等待

凤凰火讨厌靠近生命几近熄灭边缘的人。
她早就听过雪女的名号,他们说雪女没有感情,是冰冷的,麻木的。
可是她不认为是。

雪女拒人于千里外,过节的时候,她只是坐在一个角落,不与任何人交谈。
别人在谈笑风生的时候,她坐在屋檐下,看着她们。
她周围的空气非常冰冷,可是能感受到,她的生命是不熄灭的。

青行灯常在罗生门前,给那些游灵讲故事。
世人说她是危险的。
凤凰火也是那么认为的。
因为她面临任何一个人,都能痛下杀手。
像雪女一样,没有情感。
可是她像个天生的戏子,能用笑容掩盖住所有 孤独和残忍。
凤凰火也不讨厌她,因为她驱入黄泉的是恶灵,她的生命也在燃烧。

青行灯总给雪女讲故事。
讲的故事很长很长,青灯都好像不耐烦听。
可是雪女也只是坐在屋檐下,一动不动,静静地听她讲。
乖的像只猫。
凤凰火曾经问过晴明,青行灯是不是特别喜欢讲长的故事。
和善的阴阳师沉思了一下,然后说“她这个人啊,有点怪,喜欢讲故事,却不想给亲近的人讲太多故事,怕她们被拖下黄泉,可是自己又抑制不住,就会给她亲近的人讲很长很长的故事。”
雪女和青行灯很亲近吗?

麒麟之乱后,式神便纷纷离开了晴明。
青行灯也是。
毕竟罗生门才是她的归宿。
青行灯回冥界那天雪女也来了。
清秀的面容露出一个笑容,跟骑着青灯的大妖说:“保重。你的故事很好听。”
那是凤凰火第二次见雪女笑。第一次是在雪女还尚是小孩的时候,随着晴明打赢的她人生中第一次战争,当时她笑了。
然后就再没有笑过了。
清高的大妖也放下架子:“谢谢,愿你常驻笑容。”

生命是残忍的。
青行灯忘了是在哪里,在哪一本书看到的这句话。
晴明庭院一别后,再次见到“雪女”,青行灯有了不忍下手的念头。
卑鄙无耻的黑晴明。
面前的这位“雪女”是雪女的一半灵魂,而且是纯正的恶灵。
黑晴明将雪女的灵魂劈成两半,一半在晴明庭院里的寄魂瓶中。
一半,便是眼前这个蓝色皮肤,生命真的冰冷起来的“雪女”。
伤害是相互的啊。
这个“雪女”得意的笑起来,你想让那一半没有肉体的灵魂更加痛苦吗?

“青行灯,动手吧。”

是清冷而温柔的女声。

跟当年与她说“保重”的声音一模一样。
晴明已经无力,对方只剩下这位“雪女”。

青行灯咬咬牙。
“幽光!”

喊出咒语的时候,面对的是对面“雪女”讽刺的笑容。

喊出咒语之前,她又想起了自己给雪女讲的许许多多故事。她听了无数人的悲欢离别。看过许多人或悲痛,或欢乐的人生。也听过那些人艰难、痛苦、残忍的选择。
选择落在自己手上的时候。
她才知道生命为什么残忍,孟婆汤又有何用。

“雪女”灵魂渐渐飞散,鬼使黑白两兄弟将它们收集起来。
“可以让我跟她说句话吗?”雪女的声音在两兄弟耳畔响起。
“拜托了。”两兄弟相视一下后,又看看那边低头微微喘气的青行灯。
唉,就算是冰冷的雪女,这个世界也有她留恋的人。

“青行灯。”
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你还没有走吗?”青行灯抬起头,好像还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如果我当时没有离开,你是不是今天还能好好的在屋檐下听我讲故事?
你可不可以不走?
雪女像没有听见她这句话,说“你给我讲了那么多故事,我也给你讲一个吧。”

很久很久的故事了,一个恶妖居住在雪原里面,雪原里面有一个隧道,有一个经过,那个恶妖化成小孩子的样子,呼唤暴风雪,那个人迷路了。
那个恶妖去乞求那个人背她出去。
那个人心地善良,答应了那个恶妖,隧道很黑,而且非常弯曲,好像迷宫一样。
那个人走了很久很久,没有走出去,好似已经筋疲力尽,恶妖即将原形毕露,吸走他的灵魂。一股寒风吹过,已经有预兆了。
那个人突然发话,在狭窄的隧道中。
“冷不冷?”
恶妖愣住了。
“不……不冷。”
那个人突然笑了笑。
“那就加油吧,加油吧。”
结果那个人很快的走了出去。回头,恶妖已经不在,化成一堆雪。
那个人突然意识到这个小女孩就是传说中的“雪童”。
然后他没有害怕,没有扔下筐子马上就走。
而是缓缓的放下筐子,放到温暖的地方,“愿你重生为人,也能做一个对别人好的人。”

后来这个孩子再经过了人间的悲欢离合,人情冷暖。
再化为妖,面容清秀,心已经不会因为别人的温暖而融化,但是却像人类一样,会触动。

“青行灯,谢谢你,让我能感人间温暖,”冰冷的心再次触动,漂亮的容颜上又露出温柔的笑容,“我要走了。”
青行灯这次笑了,“保重。”
雪女最后走的时候,向她招手,青行灯也挥挥手,笑了笑。
直到他们走入阴界,青行灯才收了笑容。
我不相信这是结局。

保元之乱后,妖怪几乎被灭,人统治的时代来临,幸存的妖怪化成人形混进人群。
“你需要什么帮助吗?”穿着青色便服的人踏着高跟鞋来到书架旁。
穿着略显复杂的白色和服的人轻轻回头,“谢谢,我随便看一下。”
这位穿着绿色便服的成熟女人笑了笑,给她推荐了许许多多的书。
穿着白色和服的女子还是没有说多少话,只是听她推荐。
“你还是学生吧。”
“是啊。怎么了?你懂的这么多书籍,是教授?”
“猜的不错。”
穿着白色和服的女生柔和的笑了笑,“教授你好,我叫木下言。”
“你好,我叫谷口青灯。”
END

木下言就是雪女的转世,既然是人统治的时代了那就取人名吧,木下是姓,这个名字主要想表达屋檐下的话语(好吧其实是作者瞎扯的)
谷口青灯是灯姐啦,这个名字是隧道的出口有一盏青灯照明前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名字要是触犯禁忌,故事有什么错的话小天使们就当我胡说八道好了【达摩式爆炸】
北极圈为自己产粮……

关于青行灯自己的怪谈

新人,不太会写文,脑洞有点中二,可能会有ooc,灯桃亲情向,主要还是灯姐自己的故事。

我没有名字,我的母亲也没有名字。
但是母亲读书多,经常“阿青,阿青”这样的叫我。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说,我有名字,我叫青。
我的母亲,是一位低微的人。同时,也是一位有阅历的人。母亲喜欢看书,喜欢听别人讲一些故事,也喜欢自己编造一些故事,当时,妖和人是共存的,所以母亲总给我讲一些关于妖魔鬼怪的事情。
我也很喜欢听,因为我觉得他们很有趣。
其中,母亲说她曾经认识一只妖,他是由桃花所化,后来本国都城的南部就多了一片桃林。
据说里面都是他养大的孩子。她还说,桃林里面,那位母亲的友人曾经建了一个庭院,到了夜晚也是灯火通明,外人是不许进入那个庭院的,但据说庭院里面,放着一盏非常明亮的灯。她要是有机会,就要带我去那里看那片桃林。
我很喜欢桃花,因为他们盛开的花总是能告诉我世间万物具有灵性,能告诉我生命是轮回的,无休止的。
我也很喜欢灯光,因为母亲说过:“有灯光的地方,就一定能驱散黑暗。”
可是我们家里毕竟不像大户人家,没有美丽的灯笼,只有暴露在空气里面的烛光。
所以我特别想去桃花林。

最终我见到了那位母亲的友人,我去到了桃花林,在那里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
但是那次,母亲没有陪着我。
她食言了。

意外是在母亲拿到信的那天夜晚发生的。
那天夜晚,空气特别的干燥,我不太喜欢特别干燥的空气,它让我感觉到不安。
母亲兴冲冲地告诉我她收到了那位友人的信,说邀我们去桃花林看新开的桃花。她说,她终于可以带着我去看我在梦中常常出现的情景。也许还能凭借几年的积蓄去在都城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好一点的住处。
那天夜晚,我没有醒来。
再醒来时,就是美丽的桃花林了。
那天晚上,我清楚的记得,先是极速飙升的温度,接着是木头烧着的气味,熏的我无法呼吸。再接下来,就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最后,只剩下冰冷的风环绕着我。

再后来一点,我就到了这世外桃源。
我记得我醒来时向窗外看见母亲被好好的安置在一个桃木做成大盒子里。
那个盒子叫做——棺材。
我不记得当时桃爷爷带我出来的时候母亲是什么样子的了。
貌似很漂亮,穿着这辈子我们可能都穿不上的衣服。
为什么看不清楚?貌似是油纸伞没有挡住雨水,雨滴落到了眼睛里罢。只记得眼前一片模糊。

其实之前的好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父亲为什么走,怎么走的。还有母亲给我讲的许多故事。
后来桃爷爷才告诉我,在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虚弱不堪,只有把妖力灌输入我的体内,才活到的现在。

所以我现在是只妖。

我的名字,一半是母亲给的,一半是桃花妖一族给的。
那日母亲的葬礼过后,桃爷爷问我是不是没有名字。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母亲叫我阿青。”
桃爷爷说我想要活下去,就要学习法术,他还说我有这方面的天赋,一定能学好适合我的法术。他问:“你想学什么呀?”
我思考了一下,说:“我想掌控灯光。”
母亲说过的,有灯光的地方,就能驱散黑暗。

“那么,我便交此骨灯于你,你以后就叫做……青行灯。”
我看了看那骨灯,应该便是母亲说的灯光之源。
“青行灯谢过桃家掌门人,吾定当守护桃花林。”
我没有食言,我的确守护了桃花林很久很久,看樱花与桃花两家交好。看掌门人更新换代。当桃林安定时,星象无异常时,我还常常去外面游历,听那些人说哪个妖怪的故事,或者去哪里给小妖怪说一些我听到的故事,这些故事,听他们讲,有个统称——怪谈。
我游历的地方越来越多,也有了那么一些名声,他们都说我是个爱去黑暗中讲怪谈的大妖怪——青行灯。
我也常常穿越阴阳,去到阴界去给那些迷失在道路上的冤魂和游灵指引道路,害得来地府兼职的蝴蝶精差点去了阎魔那里说我抢了她的生意。
但到底阎魔还是听闻了我,过来跟我谈了很多很多。比如说蝴蝶精貌似越来越闲了,问我是不是冤魂和游灵少了好多,都懂得自觉去孟婆那里了。再比如说平安京那个阴阳师的事迹。
这世界可真有趣。
那天聊得晚,我没有来得及观察星象,想了想还是赶紧赶回去的好。

回到去的时候,一阵暴风袭来。
几乎是同时,我的一个幽光和对面的风袭相撞,“沙啦啦”,门前一棵瘦弱的桃花树上不剩几片的叶子掉落下来。
整个桃林被阴暗笼罩。
“怎么,大天狗大人还不许妾身春日赏花,非要把这桃林毁了不成?”
“青行灯大人什么时候喜欢管闲事了?”
“奉劝大人赶紧离开,桃花林是我守护的地方,若大人执意要过,那么请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让开,吾等大义,必须在这平安京实现。”
“那么休怪妾身不客气。”

安倍晴明到达的时候,大天狗已经走了,不过那片桃林基本已经毁了,其实在此之前,与面前的阴阳师气息几乎一模一样的杀了樱花妖的丈夫。
我有点神志不清,但仍保留着一点理智,从樱花妖丈夫死亡的房间里面,我还是灵敏的察觉了杀人的那人的气息与面前人不同。
桃花妖和樱花妖刚恢复理智,她们大概决定要重建这片林子,而我也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投奔安倍晴明,我要找出那位与面前阴阳师气息几近一样的人。
不仅仅为了苍生吧,多少还是有一部分私欲。
大概是为了这片桃花林,为了桃花妖,为了这份桃花一族于我的恩情。

大战是在很久之后进行的。
那时平安京已经被黑暗笼罩,对面的那位自称黑晴明的人画着夸张的妆容,带着他的几位式神出战。

母亲说的没错,灯光可以驱散黑暗。
那场战役,我们赢了。

安倍晴明曾经问我要不要做他的式神,我只是告诉他,我仅仅只是为了私欲。
他问我是什么私欲使我能跟他作战。
我沉默了一会,没有说出来。
他笑了一声,“是为了桃花妖吧。”
“大概吧。”

五年后,也就是现在,我还是常常去外面游历,偶尔晴明碰到了难打的妖怪我也会去帮忙。
我和桃花一族的关系还是很好,也常常去地府串串门什么的……
“青行灯姐姐,故事讲完了吗?”
“讲完了哦。想要再听,明天我再讲给你们听好不好,快去睡觉吧。”
樱花妖带着她们下去了。
桃花妖在旁边笑了一会,“没想到灯姐你遇见我们前后那么多故事啊”
见她笑,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不然你以为我那么久的阅历都是假的啊。其实也不算多。”
今晚月色真漂亮,真不想睡下啊。

故事不会停,但是灯光能驱散黑暗,是青行灯永远相信的真理。
FIN